5G提速新基建,電池廠商如何參與這波機會?
發布時間:2020-03-20 11:18:14
關鍵詞:鋰電池5G

3月17日,發改委消息稱,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更加注重調動民間投資積極性。何為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呢?


新基建是指要調整投資領域,在補齊鐵路、公路、軌道交通等傳統基建的基礎上,大力發展5G、特高壓、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智慧城市、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大數據中心、新能源汽車充電樁等新型智慧基建。


事實上,早在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就把5G、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相關的基礎設施定義為“新型基礎設施建設”。


3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研究當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穩定經濟社會運行重點工作。會議強調,要加大公共衛生服務、應急物資保障領域投入,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在當下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政策為何再次強調“新基建”,有何深意呢?


政策為何重視“新基建”投資?


國家政策制定是基于國情出發。從目前來看,全球大流行的疫情對中國經濟供給側和需求側形成了雙重壓制。在供給側方面,導致制造業和服務業工人離崗,工廠或服務場所關閉或半關閉,工廠制成品或服務供給下降。在需求側方面,消費性生活品和防疫物資的需求大幅增加,在供給受到壓制下導致CPI大幅上升;與此同時,疫情導致的現狀會壓制工業原材料和制成品的需求,導致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PPI)下降。


海外市場方面,目前,國內疫情穩定,但國外疫情爆發期,因此出口受一定程度的影響,而國內的消費恢復需要一段時間,所以更應重視基建投資,特別是“新基建”投資對我國經濟的拉動作用。


“新基建”投資,與傳統基建投資一樣,需要商業銀行投放更多的信貸支持;從拉動的對象和對經濟發展質量的影響來說,兩者差異懸殊。傳統基建主要是指修路修橋修碼頭機場和港口等,顯然其將增加鋼鐵、水泥和工程機械等傳統行業的需求,如果過度投資,在一定程度上很容易形成過剩產能。而且,傳統基建因需要更多體力型初級勞動者,因此其所解決的主要是低端勞動力就業問題。而5G和人工智能等硬的“新基建”與醫療和社會管理等軟的“新基建”,適應了互聯網化和數字化的需求,有助于培育經濟新動能,不用擔心未來形成落后的過剩產能;在就業方面,“新基建”需要更多腦力型勞動者,從而能緩解大學畢業生人才的就業壓力。從長遠來看,對于勞動力質量提升和結構優化也會產生積極影響。


“新基建”投資是中長期計劃,而目前仍處初級階段,將來會成為國家未來新的經濟增長點。因此,國家高度關注,并開始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以及穩健的貨幣政策,注重調動民間投資積極性。


通信巨頭采購招標電池,通信基站市場缺口巨大


在了解了為何重視新基建投資之后,我們更關心的是,新能源產業鏈企業在這個浪潮下有哪些投資機會?


作為“新基建”的領先產業,5G建設正在進入高峰期,5G時代到來,加速了鋰電對鉛酸的替代。由于5G基站能耗大幅上升,需要能量密度更高的儲能系統,鋰電正當其時。當前鋰電池的循環壽命是鉛酸電池的5倍,浮充壽命是鉛酸電池的2倍,生命周期成本低于鉛酸電池, 未來三年鋰電池價格將再下降30%,預計2022年與鉛酸電池的絕對成本基本持平。


其次,能耗上升帶來電費的直線上漲,也會讓運營商寢食難安。鋰電池可以充分利用循環特性,通過電力削峰避免市電增容改造、分時峰谷電價錯峰降低電費,將進一步降低網絡建設和運營成本。


2018年,中國鐵塔表示,不再采購鉛酸電池。作為國內三大通信運營企業的基礎設施綜合服務商,中國鐵塔曾下發《關于停止鉛酸電池采購和置換的通知》,統一采購梯次利用電池。中國鐵塔2018年鉛酸換鋰電共計12萬個塔,使用鋰電池約1.5GWh,2019年換30萬個塔,使用鋰電池4-5GWh。


2020年的通信領域,鋰電全面替代鉛酸的節點已經到來,通信基站領域正成為磷酸鐵鋰電池新的重要應用場景。


3月4日,中國移動發布2020年通信用磷酸鐵鋰電池產品集中采購招標公告,計劃采購不超過25.08億元的通信用磷酸鐵鋰電池共計6.102億Ah(規格3.2V),采購需求滿足期為1年。隨后的3月11日,中國鐵塔發布《2020年備電用磷酸鐵鋰蓄電池組產品集約化電商采購項目采購公告》,將招標采購2GWh磷酸鐵鋰電池組產品。


這兩家通信巨頭今年采購的磷酸鐵鋰量接近4GWh,而國內中國聯通、中國電信、華為和中興等通信及設備企業也將采取行動跟上。根據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的目標,到今年年底將開通60萬個5G基站,市場缺口仍然巨大。而5G技術的大規模應用,必將需要規模更為龐大的基站數量建設,同時再加上對現有3G/4G通信基站的升級,都將為磷酸鐵鋰需求提供更大空間,5G基站市場對于磷酸鐵鋰電池的需求將具有持續性。


根據券商研究報告顯示,2020-2023年,5G基站帶來的備用電源儲能需求分別達7.6GWh、9.7GWh、10.8GWh。如果“5G+調峰”能夠實現,對磷酸鐵鋰儲能電池的需求會進一步大幅增長,基站儲能年新增將超過25GWh的磷酸鐵鋰電池需求。


新能源汽車銷量不及預期,動力電池企業入局瓜分蛋糕


與通信基站的需求增長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動力電池裝機量的雪崩。進入2020年,中國汽車市場延續走低的趨勢,一直高速增長的新能源汽車也開始負增長,電池裝機量也遭遇血崩,2020年1-2月,我國動力電池裝車量累計2.9GWh,同比累計下降59.6%。


因此,通信基站的需求自然吸引不少涉磷酸鐵鋰電池類企業關注,除了通信備用電源的涉足磷酸鐵鋰電池類企業,一些深耕磷酸鐵鋰動力電池的企業也開始加入到通信基站電源市場中。


去年11月,國軒高科年產能7GWh的5G新能源產業基地項目落戶唐山,據悉該項目將主要生產5G通信電源用磷酸鐵鋰電池。此外,比亞迪、億緯鋰能等涉足磷酸鐵鋰電池的幾大巨頭也紛紛進入該市場。


今年以來,寧德時代、國軒高科、利天萬世、格林美、恩捷股份、德方納米、豐元股份等十多家動力電池產業鏈企業進行了投資擴產。其中,電池項目產能規模超5000萬千瓦時,正極、負極、隔膜等鋰電材料項目都有不小的規模。德方納米表示,將追加10億元投資建設“磷酸鐵鋰正極材料生產項目”。


稿件來源: Ofweek鋰電網
相關閱讀:
發布
驗證碼:
福州体育彩票36选7